利用許諾契約書

このurlで示される文書はGFDLに基づいて利用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す(GFDL日本語訳)。ただしこの利用許諾契約書そのものは改変できません。

原著作者:【むじん書院】

襄陽耆舊記 卷第四 城邑

北津

襄[陽]城,本[楚之下邑;檀溪帶其西,峴山亘其南,]楚(國)之北津[也]。

[楚有二津,謂:從襄陽渡沔,自南陽界出方城關是也,通周﹑鄭﹑晉﹑衞之道;其東,則從漢津渡[漢,經]江夏出[平]皋關是也,通陳﹑蔡﹑齊﹑宋之道。]

戰地

劉表嗣子北降,襄陽﹑[沔](〓)北為戰伐之地。自羊公鎭此,吳不復入。晉[安西](大)將軍庾翼將謀北伐,遂鎭襄陽。

柤中

[吳時,朱然[圍樊,]諸葛瑾(﹑萬彧)從沮中尋山險道[北]出柤中。]“柤”,音如租稅之“租”。

柤中在上黃[西]界,去襄陽[城]一百五十里。魏時,夷王梅敷兄弟三人部曲萬家屯此,分布在中盧﹑宜城西山鄢﹑沔二谷中。土地平敞,宜桑麻,有水陸良田,沔南之膏腴沃壤,謂之“柤中”。

松子亭

蔡陽侯國有松子亭,下有神陂,中多魚,人捕不可得。《南都賦》所稱。

牽羊壇

襄陽有壇號“牽羊壇”。[舊傳,]刺史初至,必牽一羊詣壇繞之,以其遭數驗治州之年。(晉)[宋]文帝為刺史,羊行六遭不止,[强止之;]果八年而[後]遷。

活國城

山都縣活國城,臨沔水有大石激。宅欲為水所毀。其人五女皆大富,共斂錢作[激,全]其家宅。

(初)[又有]狠子[者],家貲萬金,而自少不從父命。父臨終,意欲葬山上,恐兒不從,曰:“葬我,著渚下石磧上。”狠子曰:“我從來不奉教,今當從此一語。”遂散盡家財,作石(像)冢,積土[繞](遶)之,[成]一洲,長數百步。元康中,始為水所壞。今冢石皆如半榻許,數百枚聚水中。狠子是前漢時人,[家在(山)[其]東五女(徼)[激]]。

樂宅戍

南陽城南九十里,有晉尚書令樂廣故宅。

廣,字彥輔,善清言,見重當時。成都王,廣女婿。長沙王猜之。廣曰:“寧以一女而易五男!”猶疑之。終以憂殞。

其故居,今置戍,因以為名。

張平子碑

張平子碑,是崔瑗之詞。夏侯孝若為郡,薄其文,復刊碑陰為銘。

三公城

宛城南三十里,有一城,甚卑小,相承名“三公城”。

諸葛女郞墓

襄陽城南,邊大道有諸葛女郞墓者,是諸葛仲茂女也。年十三﹑[四]亡,茂婦憐之,不能自遠,故近城葬之,日日往哭。

秦頡冢

秦頡者,字初起。頡之南陽,過宜城。中一家,東向大道。住車視之曰:“此居處可作冢。”後喪還,至此(處)[住](住)[處],車不肯前。故吏為市此宅葬之。今宜城城中大冢,前有二碑是也。

熨斗陂

宜城縣東北角有熨斗陂。

木蘭橋

木蘭橋者,今之猪蘭橋是也。

劉[和季](季和)以此橋近荻,有蕺菜,於橋東大養猪。襄陽太守皮府君曰:“作此,猪屎臭,當易名作‘猪蘭橋’耳,莫復云‘木蘭橋’也。”初如戲[之](言),而百姓遂易其名。

黎丘

秦豐,黎丘鄕人。黎丘,楚地,故稱楚黎王。[田戎號周成王,陳義稱臨江王。]

呼鷹臺

劉表為荊州刺史,築呼鷹臺,作《野鷹來》曲。

楚王冢

齊建元中,盜發楚王冢,獲玉鏡﹑玉履;又得古書靑糸簡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