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用許諾契約書

このurlで示される文書はGFDLに基づいて利用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す(GFDL日本語訳)。ただしこの利用許諾契約書そのものは改変できません。

原著作者:【むじん書院】

襄陽耆舊記 卷第一 人物

宋玉

宋玉者,楚之鄢人也。故宜城有宋玉冢。始事屈原,原旣放逐,求事楚[王於]友景差。景差惧其勝己,言之於王,王以為小臣。玉讓其友,友曰:“夫姜﹑桂因地而生,不因地為辛;美女因媒而嫁,不因媒而親。言子而得官者我也,官而不得意者子也。”玉曰:“若東郭(狻)[〓]者,天下之狡兔也,日行九百里而卒不免韓盧之口。然在猎者耳。夫遙見而縱(泄)[紲]耶?”友謝之,復言於王。

玉識音而善(友)[文],襄王好樂而愛賦,旣美其才,而憎之(仍)[似]屈原也。[乃謂之]曰:“子盍從[楚之]俗,使楚人貴子之德乎?”對曰:“昔楚有善歌者,[王其聞與?]始而曰《下里》《巴人》,[國中(唱)[屬]而和之者數萬人;中而曰《陽阿》《采菱》,]國中屬而和之者數百人,旣而曰《陽春》《白雪》,《朝日》《魚離》,國中屬而和之者不至十人;含商吐角,絕(倫)[節]赴曲,國中屬而和之者不至三人矣。其曲弥高,其和弥寡也。”

習融 子郁

習融,襄陽人。有德行,不仕。

子郁,字文通,為黃門侍郞。[其為侍中時,從光武幸黎丘,拜大鴻臚;錄其前後功,]封襄陽(公)[侯]。[於峴山南依范蠡養魚法作魚池。池邊有高堤,皆種竹及長楸,芙蓉覆水,是游宴名處。當中築一釣臺。將亡,敕其兒曰:“必葬我近魚池。”]

王逸

王逸,字叔師,南郡宜城人。元初中,擧上計吏,為校書郞。累至侍中。著《楚詞章句》行於世。其賦﹑誄﹑論及雜文凡二十一篇。作《漢詩》百二十三篇。子延壽。

王延壽

王延壽,字文考。作《靈光殿賦》。蔡邕亦造此賦,未成,及見甚奇之,遂輟翰。曾有奇夢,惡之,作《夢賦》以自勵。後溺死。

龐德公

龐德公,襄陽人。居峴山之南[沔水上],未嘗入城府。躬耕田里,夫妻相待如賓,[休止則正巾端坐,]琴書自娛,睹其貌者肅如也。

荊州牧劉表,數延請,不能屈。乃自往候之,謂公曰:“夫保全一身,孰若保全天下乎?”公笑曰:“鴻鵠巢於高林之上,暮而得所栖;亀鼉穴於深泉之下,夕而得所宿。夫趨舍行止,亦人之巢穴也。但各得其栖宿而已,天下非所保也。”(每)[因]釋耕隴上,妻子耨於前。表(詣)[指]而問曰:“先生苦居畎畝之閒,而不肯當祿,然後世將何以遺子孫乎?”公曰:“時人皆遺之以危,今獨遺之以安。雖所遺不同,亦不為無所遺也。”表曰:“何謂?”公曰:“昔堯﹑舜擧海內授其臣,而無所執愛,委其子於草莽,而無矜色。丹朱﹑商均至愚下,得全首領以沒。禹﹑湯雖以四海為貴,遂以國私其親,使桀徙南巢﹑紂懸首周旗,而族受其禍。夫豈愚於丹朱﹑商均哉?其勢危故也。周公攝政天下,而殺其兄。向使周公兄弟食藜藿之羮,居蓬蒿之下,豈有若是之害哉!”表乃嘆息而去。

諸葛孔明每至公家,獨拜公於牀下,公殊不令止。司馬德操嘗造公,値公渡沔,祀先人墓。德操徑入堂上,呼德公妻子,使[速]作黍:“徐元直向言,有客卽來就我與公談論。”其妻子皆羅列,拜於堂下,奔走供設。須臾,德公還,直入相就,不知何者是客也。

德操少德公十歲,以兄事之,呼作龐公也。故世人遂謂“公”是德公名,非也。

後遂攜其妻子登鹿門山,托言采藥,因不知所在。

《先賢傳》云:“鄕里舊語,目諸葛孔明為臥龍,龐士元為鳳雛,司馬德操為水鏡,皆德公之題也。”

其子仙民,亦有令名,娶諸葛孔明小姊,為魏黃門吏部郞,早卒。子煥,字世文,晉太康中,為牂牁太守。去官還鄕里,[居荊南白沙鄕。]里人[宗敬之,相]語曰:“我家池里龍來歸。”鄕里仰其德讓,少壯皆代老者担。

德公從子統。

龐統

龐統,字士元。少未有識者,惟德公重之;年十八,使詣司馬德操。德操與語自晝達夜,乃嘆息曰:“德公誠知人,此實盛德也。必南州士之冠冕。”由是顯名。

後劉備訪世事於德操,[德操]曰:“儒生俗士,豈識時務?識時務者,在乎俊傑。此閒有臥龍﹑鳳雛。”備問為誰,曰:“諸葛孔明,龐士元也。”[備後幷用為軍師中郞將。]

[統]每稱咏,多過其才。時人怪而問之,統曰:“當今天下大亂,雅道陵遲,善人少而惡人多。方欲興風俗,長道業,若不美其談,則聲名不足慕。今拔十失五,猶得其半,而可以崇長世教,使有志者自勵,不亦可乎?”

吳將周瑜卒,統送喪至吳,吳人多聞其名,陸績﹑顧劭﹑全琮皆往。統曰:“陸子可謂駑馬有逸足之力,顧子可謂駑牛能負重致遠也。”

初,劉備領荊州,統以從事守耒陽令,在縣不治,免官。魯肅與備書曰:“龐士元非百里才也,使其處治中﹑別駕之任,始當展其驥足耳。”備大器之,以為治中從事。

勸備入益州。備向成都,所向輒中。於涪大會,曰:“今日之會可為樂矣。”統曰:“伐人之國而以為樂,非仁者所為。”備醉,怒曰:“武王伐紂,前歌後舞,非仁者乎?”

進圍雒縣,統帥眾攻城,為矢所中,卒,年三十六。

統弟林婦習。

龐林婦習

龐林婦,同郡習禎妹。曹操之破荊州,林婦與林分鬲,守養弱女十有餘年。後林隨黃權降魏,始復集聚。魏文聞而賢之,賜牀帳﹑衣服,以顯其節義。

蔡瑁

蔡瑁,字德珪,襄陽人,性豪自喜。

少為魏武所親。劉琮之敗,武帝造其家,入瑁私室,[呼]見其妻﹑子,謂[瑁]曰:“德珪,故憶往昔共見梁孟星,孟星不見人時否?聞今在此,那得(百)[面]目見卿耶!”是時,瑁家在蔡洲上,屋宇甚好,四墻皆以靑石結角。婢妾數百人,別業四五十處。

漢末,諸蔡最盛。蔡諷,姊適太尉張溫;長女為黃承彥妻,小女為劉景升後婦,瑁之姊也。瓚,字茂珪,為鄢相,琰,字文珪,為巴郡太守,瑁同堂也。永嘉末,其子猶富,宗族甚強,共保於洲上,為草賊(張)[王]如所殺,一宗都盡,今無復姓蔡者。

瑁,劉表時為江夏﹑南郡﹑(竟)[章]陵太守,鎭南大將軍軍師。[遂為]魏武從事中郞﹑司馬﹑長水校尉﹑漢陽亭侯。魏武雖以故舊待之,而為時人所賤,責其助劉琮﹑譖劉琦故也。

魏文作《典論》,以瑁成之,曰:“劉表長子曰琦。表始愛之,稱其類己。久之,為少子琮納後妻[蔡氏之](子)侄,遂愛琮而惡琦。瑁(又)[及]外甥張允,幷得幸於表,又睦於琮。琮有善,雖小必聞;有過,雖大必蔽。蔡氏稱美於內,允﹑瑁誦德於外。愛憎由之,而琦益疏。乃出為江夏太守,監兵於外。瑁﹑允陰伺其過闕,隨而毀之。美無顯而不掩,闕無微而不露。於是忿怒之色日發,誚讓之言日至。而琮竟為嗣矣。故曰,‘容刃生於身疏,積愛出於近習’,豈謂是邪!泄柳﹑申詳,無人乎穆公之側,不能安其身。君臣則然,父子亦猶是乎!”

後表疾病,琦慈孝,[還省疾。]瑁﹑允恐其見表,父子相感,更有託後之意,謂曰:“將軍令君撫臨江夏,為國東藩,其任至重。今釋眾而來,必見譴怒。傷親(親)之(嘆)[歡心]以增其疾,非孝敬也。”遂遏於戶外,使不相見,琦流涕而去,士民聞而傷焉。表卒,琮竟嗣立,以侯印與琦。[琦]怒而投之,僞辭赴喪,有討瑁﹑允之意。會王師已臨其郊,琮擧州請罪,琦遂奔於江南。

楊慮 許汜

楊慮,字威方,襄陽人。少有德行,為沔南冠冕。州﹑郡禮重,諸公辟命,皆不能屈。年十七而夭。門徒數百人,宗其德範,號為“德行楊君”。

許(洗)[汜]是慮同里人,少師慮,為魏武從事中郞。(事)[與]劉備(昔)[共]在劉表坐論陳元龍者,其人也。

慮弟儀。

楊儀

楊儀,字威公。為蜀相諸葛亮長史,加綏軍將軍。

亮出軍,儀常規畫分部,籌度糧穀,不稽思慮,斯須便了。軍戎節度,取辦於儀。亮深惜儀之才幹,凭魏延之驍勇,故(嘗)[常]恨二人之不平,不忍有所偏廢也。

[建興]十二年,亮出屯谷口,卒於敵場。[儀率]全軍而還,又(誅討)[討誅]魏延,自以為功勳至大,當代亮。而方廢中軍師,無所統領,從容而已。遂大怨憤,謂費禕曰:“往者吾若擧軍就魏,寧當落度如此[邪]!令人追悔不可更及。”

禕表其言,坐徙。儀復上書誹謗,詞旨激切。遂下郡收儀,自殺。

繁仲皇

繁仲皇,襄陽人,為靑州刺史。自爾以來,雖無名德重位,世世作書生門戶。

習詢 習竺

習詢﹑習竺,才氣鋒爽。

習承業

習承業,博學有才鑑。歷江陽﹑汶山太守,都督龍鶴諸[軍]事。

習藹

習藹,有威儀,善談論。

習珍

習珍,為零陵北部都尉,加裨將軍。

孫權殺關羽,諸縣響應。[珍]欲保城不降,珍弟[宏]曰:“驅甚崩之民,當乘勝之敵,甲不堅密,士不素精,難以成功。不如暫屈節於彼,然後立大效以報漢室也。”珍從之,乃陰約樊胄等擧兵,為權所破。珍擧七縣,自號邵陵太守,屯校夷界以事蜀。

[孫權遣]潘濬討珍,所至皆下,唯珍所帥數百[人]登山。珍遂謂曰:“我必為漢鬼,不為吳臣,不可逼也。”因引射濬。濬還(共)攻,[珍固守]月餘,糧﹑箭皆盡。[珍謂群下]曰:“受漢厚恩,不得不報之以死。諸君何為者?”卽仗劍自裁。

劉備聞珍敗,為發喪,追贈邵陵太守。

[弟宏在吳,凡有問,皆不答。]張邵伯難(習)宏曰:“若亡國之大夫不可以訪事,敗軍之將不足以言勇,則商之箕子當見捐於昔日,趙之廣武君無能振策於一世也。”

後賊發其漢末先人墓,堀習郁冢作炭竈,時人痛之。

珍子溫。

習溫

習溫,識度廣大。歷長沙﹑武昌太守,選曹尚書,廣州刺史。從容朝位三十年,不立名迹,不結權豪。飲酒一石乃醉。有別業在洛上,每休沐常宴其中。

長子宇,執法郞,曾取急(趨)[歸],車乘道從甚盛。溫怒,杖[宇,責]之曰:“吾聞生於亂世,貴而能貧,始可以亡患,況復以侈靡竟乎!”

潘濬見溫十數歲時,曰:“此兒名士,必為吾州里議主。”敕子弟與善。[溫]後果為荊州大公平。

[及至晉朝,以江表始通,人物未悉,使江南別立大中正,人沿稱]大公平,今之州都。

潘祕過,辭於溫,曰:“先君昔(因)[曰]君侯當為州里議主,今果如其言。不審州里誰當復相代者?”溫曰:“無過於君也。”後祕為尚書僕射;[先是]代溫為公平,甚得州里之譽。

黃承彥

黃承彥,高爽開朗,為沔南名士,謂孔明曰:“聞君擇婦;身有醜女,黃頭黑面,才堪相配。”孔明許[焉],卽載送之。時人以為笑樂,鄕里為之諺曰:“莫作孔明擇婦,正得阿承醜女!”

習禎 子忠 忠子隆

習禎,有風流,善談論。名亞龐統,而在馬良之右。子忠,亦有名。忠子隆,為步兵校尉,掌校祕書。